我們不應該再通信了

兩個相隔很遠的人,一個人的寂寞在於與真實 gei 自己 isolate,另一個人的寂寞可能在於他太過直腸直肚,傷害了身邊的人。當那個和真實 gei 自己脫離的人和那個於地球另一邊以為自己很真的人通信的時候,就像是和裡面的那個自己通信一樣。而以為自己很真的那個人和與真實 gei 自己脫離的那個人通信 gei 時候就好像小了一份寂寞。他們不應再通訊,還得是希望尋回那個真的我,但真的雖要不再通訊麼?

 

我們不應該再通信了 這是個虛偽的過程
我們真的關心彼此嗎 我們真的在乎彼此嗎

不斷的通信 讓我們兩個好像互相熟悉
但我 常常連你長的什麼樣子 都想不起來

其實我們兩個並不熟
為什麼 我們可以通信這麼久
原因很簡單 我們都很寂寞

你的寂寞 來自於你過的生活 根本不是你自己
你在過 別人期望你應該成為的樣子
在走廊上奔跑 無拘無束的你
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我幫你聯繫了一條脆弱的線
在真實的你和現在的你之間
你和我的對話 有如你和你自己的對話

這是你的孤單 而我的孤單
則是我以為我自己很真
身上 像是長了千萬根刺
誰靠近 一不小心 就會被刺痛
誰還敢靠近
只有遠在地球 另一端的你不怕刺

誰把無奈找到 就可以再通信的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