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有一次食飯我同人講,話我自己有時都唔知做緊乜。重重複複好鬼悶。得到嘅回應另我有d 愕然,說我對生活工作小了點passion。沒錯,其實都唔係新聞。但是生活的passion 何處尋呢?

驀然回首,都只有一堆堆的嘆息。有人真的在數和我一起時我唉了多小篇呢!

過去嘅遺憾有時令我有進退失據的感覺。想將來可以小一點遺憾,又沒有什麼力氣去,又或是不敢改變什麼。就算是走了好幾步,也只是內裡對遺憾的恐懼。

呢一刻,我只係想抖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