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主

又是青年財主的故事。

青年財主問耶稣還欠什麼才能得永生。當下耶穌邀請財主變買所有來跟從他。財主當面拒絕了耶穌的邀請,憂夏愁愁的走了。潘霍華覺得這種戆直與全然誠實比任何出於悖逆而與與耶穌作表面的交往更多得了應許(p.52)。或多或小,對於我也是一種安慰。

有一d遵頸位,唔係係日常找一兩件事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就攪得掂。所謂日常生活的順服其實同悖逆只是一線之差。要對付,要放棄的,要更新的可能係一D更加深層嘅嘢。

Comments are closed.